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深圳迅雷大厦今日正式封顶:6.5万平米 将成迅雷总部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8日 05:15

深圳迅雷大厦今日正式封顶:6.5万平米 将成迅雷总部苏宁盼破足协杯无法卫冕魔咒 大小威重返家乡寻根

    评论:“招聘不问婚育”体现维护女性就业公平的价值

    杨朝清

    人社部、教育部等九部门近日联合发布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其中提出,招聘时不得询问妇女婚育情况;同时规定,对用人单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发布含有性别歧视内容招聘信息的,依法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

    在求职就业的过程中,不少女性都遭遇过性别歧视。不论是“只要男生”,还是“男生优先”,抑或怀孕女员工遭遇“花样撵人”,人为建构的藩篱,对一些女性进行区隔和排斥,让她们失去了参与公平竞争的机会;这不仅让她们与好工作失之交臂,带来精神压力,产生多重社会问题,也让她们对平等、公平这些最朴素和美好的期许落空。

    一些企业热衷招聘男生,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生育养育子女时间成本的考虑。女性在怀孕期、产期和哺乳期,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工作;一旦女员工“扎堆怀孕”,会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企业的正常运行。在利益的驱动下,一些用人单位喜欢招聘男生,乃至出现了“女硕士竞争不过男本科”,让一些女生产生强烈的心理落差。

    在劳动力市场,还有一种性别歧视是打着“保护女生”的旗号来的。先入为主地认为女生不适合从事什么职业,通过限制、约束求职者的权利来进行过度保护;求职者被区隔、被排斥于那些被认为对她们有害的环境,从而失去了机会公平。这一点,在建筑、交通等行业表现得尤为明显。“男生能吃苦,女生很娇气”,这样的刻板印象,难免有失偏颇。

    一些企业之所以热衷询问求职者的婚育状况,就在于他们已经戴上了“有色眼镜”;他们不愿意给女性提供就业机会,让一些女性直接输在了起跑线上。对规则揣着明白装糊涂或者“明知故犯”,那种“不管你怎么样,反正我就这样”的自说自话,让部分女性遭遇了“二次伤害”。

    这些危害的重申并非赘言,对比之下,更能突显出“招聘不问婚育”的初衷,她让规则公平得到守卫,让机会充分地“不择性别而出”。当女性能够享有平等的竞争机会,社会流动渠道才会更加畅通与多元。

    “招聘不问婚育”在消除性别歧视上定会有一定功效,但笔者担心的是难以治本。只有实现生育养育子女成本社会化,减轻用人单位在女职工生育上的压力和负担,才能从根本上提高他们接纳、认同女性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而如何实现生育养育子女成本的社会化,有关部门有必要从制度层面研究和推动。

    女性在求职过程中的命运,说到底是她们是否拥有足够体面与尊严的一面镜子,是社会尊重、保护母亲权益的一面镜子。消除就业性别歧视难以一蹴而就,细微的进步同样有价值与意义。“招聘不问婚育”就是一种有价值的推动,值得肯定和赞赏。

深圳迅雷大厦今日正式封顶:6.5万平米 将成迅雷总部三江购物 他的职业生涯一团烂泥

  原标题:他常将打包的饭菜挂在树上,7个月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大侠”

  是朱新对一个流浪汉的称呼。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

  流浪汉是这样的:

  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四处游荡,

  在垃圾桶里翻食物……

  朱新第一次见到“大侠”的时候,

  他正在垃圾堆里找吃的。

  因为他高高瘦瘦的,

  顶着乱糟糟的长发,

  朱新随口喊他“大侠”,

  没想到一喊就是13年……

  只要出去应酬

  就打包饭菜挂在附近的树上

  朱新今年51岁,江苏启东人,2000年来到湖北十堰房县从事建筑电动机械销售工作。日前,他告诉记者,跟这个流浪汉结缘是在2006年初。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附近一个巷子的垃圾堆里找吃的。“我就想,打包一些饭菜给他吃,帮助一下这个可怜人。”后来,只要朱新出去应酬,回来总会打包些食物,挂在附近一棵树上,这名流浪汉心照不宣地去取。

  7个月后让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朱新决定收留“大侠”

  而让朱新真正下决心收留这名流浪汉,是在2006年7月。

  “一天早上,我打开店门,发现门口干干净净。”他感到奇怪,自己还没有打扫,地上怎么会如此干净呢?连续几天都是如此。朱新一天特意早起,发现原来是“大侠”每天早上在默默地帮他清扫店前的路面,“我给他带点吃的,只是看他可怜,顺手之举。没想到他懂得感恩,我觉得这个人不错。”

  朱新特意找到“大侠”,问他:“你愿意跟我干吗?”他点点头表示愿意。第二天,朱新就在自己店铺后面的仓库里给他腾出了位置,“大侠”从此就在店里安家了。

  可能是脑部曾经受过损伤,“大侠”并不清楚自己叫什么名字,是怎么到的房县,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人,只记得自己现在大概40岁。

  “大侠”不善言辞,但他做事很用心,“仓库里有多少货,哪些货物放在什么位置,我自己都记不太清楚,他却记得清清楚楚。”朱新将“大侠”看做亲人,对他也很放心,“逢年过节我回江苏的时候,除了会给他备好过节物品外,我们还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他保管。”

  为他取名

  给他上户口、买养老保险

  “我不可能照顾他一辈子,说不定哪天就回江苏老家了,那他后半生怎么办呢?”为此,朱新想给“大侠”买一份养老保险,“如果给他买了保险,等他老了以后还有点钱拿,维持生活没问题。但是他没有户口,买不成保险。”

  2018年底,朱新带着“大侠”到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向民警递上了一份求助申请,希望给“大侠”上个户口。民警接到申请后,从帮其寻亲入手,试图找些线索,但一直没有结果。初步走访得知,“大侠”可能是从宜昌、襄阳、重庆等与房县接壤的地方流浪过来的。

  为了尽快解决“大侠”的户口问题,房县公安局民警先后多次深入社区村组,为其落户搜集补充材料,并积极与宜昌、襄阳、重庆等警方进行联系、核实。但时过境迁,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资料。

  

  到哪里核实他的身份?

  对方所说的情况是否属实?

  会不会已经在别处落了户?

  考虑到当事人的情况,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户籍民警经多种渠道进行核实、取证,确认没有任何疑点后,上报县公安局户政科审核批准,由于“大侠”没有名字,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所以,他就跟着自己的恩人姓朱,取名德善。近日,朱新接到民警电话后马不停蹄赶到派出所,拿到了“大侠”的身份证,并将事先准备好的锦旗送到民警手中。

  

  朱德善拿到户口簿

  朱德善户口落在房县,下一步朱新将为他缴纳养老金、保险等,让他养老无忧。

  都说善良,

  能让人学会感恩。

  朱新的善举,

  让一个原本风餐露宿的人不再漂泊,

  没有后顾之忧。

  朱德善也发自内心地感激他,

  力所能及地回报恩人。

  带着善良与感恩,

  才能温暖前行。


相关新闻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