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之后,互联网失去创造力

发稿时间:2021年10月18日 06:41

腾讯新闻多家公司推出年度高送转 11月17日13点交易员正关注要闻xE1W编写贩卖游戏外挂非法获利28万 背后主谋居然是三个00后?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156/5981.gif_wh300.gif?48788

    我国成全球煤炭市场变化主导因素

    近日,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发布报告显示,2018年世界煤炭市场保持周期性复苏上升态势,全球煤炭产量增幅约3.8%,国际煤炭贸易量增长1%左右,国际动力煤价格再创新高,中国继续保持世界第一大煤炭进口国,将是全球煤炭市场的主导因素。

    全球煤炭产量增幅3.8%

    全球煤炭市场在经历多年深度调整之后,2017年得以小幅复苏,2018年重回缓慢增长态势。据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数据推算,2018年全球煤炭产量增长幅度在3.8%左右,创近年来新高。在本世纪初的十多年间,全球煤炭产量曾一度高速增长,年均递增接近5%,但自2013年起,全球煤炭经历了长达3年的深度调整期,产量连续下降。2016年下半年出现复苏迹象,全球煤炭贸易逐渐活跃。2017年煤炭产量首次出现正增长,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世界煤炭产量为75.49亿吨,比上年增长3.1%。

    2018年,全球煤炭产量增长的强劲动力主要来自中国和印度。数据显示,中国2018年煤炭产量超过35.46亿吨,增幅5.2%,占到世界煤炭总产量的47%。其次为印度,煤炭产量7.45亿吨,占世界总产量的10%左右。据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统计,除美国、加拿大、德国、波兰、乌克兰等欧美国家外,世界其余主要产煤国家的煤炭产量都保持增长态势。俄罗斯2018年煤炭产量超过了前苏联时期的最高产量水平,印度、印尼、蒙古国的煤炭产量均创历史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受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不断挤压,美国煤炭消费量降至近40年来新低。美国能源信息署近日表示,2018年美国煤炭消费量可能降至6.27亿吨,比2017年下降4%,创1979年以来的新低。主要原因是随着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竞争加剧,不断挤占了煤炭在能源市场的占比,导致燃煤电厂陆续淘汰、燃煤发电能力和利用率连年下降,这也导致2007年以来美国电煤消费量一直呈下降态势。

    BP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表示,2018年全球煤炭消费情况中,既有结构性的因素,也有周期性的因素。结构性的因素最典型的是印度。印度经济发展迅速,能源需求快速增长,自然就需要使用更多的煤炭。煤炭成本较低,是较有竞争力的一种能源,印度对煤炭的需求增长应该会持续。而周期性因素中,中国最为典型。“中国前几年的煤炭消费量都在下降,但是去年有一个小幅提高,这主要是因为去年电力需求增长比较迅猛,同时水电增长又放缓,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得不搬出煤炭起到一个调峰的平衡作用。”戴思攀说。

    中国煤炭贸易占全球比例20%

    2018年,中国继续保持世界第一大煤炭进口国地位,也是全球煤炭市场变化的主导因素。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发布数据预测,2018年全球煤炭贸易量达14亿吨左右,中国约占20%。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煤炭累计进口2.81亿吨,同比增加1050万吨,增长3.9%;煤炭出口493.4万吨,同比下降39%。从进口来源国看,我国的煤炭进口主要来自于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蒙古、俄罗斯及菲律宾等五国,合计进口煤炭27416万吨,占总进口量的97.5%。

    印度是世界第二大煤炭进口国。据印度工商部发布的商品进出口统计数据,2018年1~11月该国煤炭进口2.08亿吨,同比增长16.3%。预计全年进口接近2.3亿吨,创造该国煤炭进口历史新纪录。

    与此同时,德国、西班牙等西欧国家煤炭进口下降,而波兰、乌克兰等东欧国家煤炭进口增加;东亚的日本、韩国等国的进口规模基本保持稳定;东南亚的越南、泰国和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等国煤炭进口大幅增长。据算测,2018年全球煤炭贸易量增加约6000万吨,同比增长约5%。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数据显示,在“一带一路”政策影响下,相关国家煤炭消费大幅增长,其中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和南亚的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出现爆发式增长。越南曾是我国煤炭进口来源国,但在2015年其已转为煤炭净进口国,随着经济快速发展,该国的煤炭进口量急剧增加,2018年煤炭进口量首次突破2200万吨。南亚的巴基斯坦近几年来建设的大型燃煤电厂陆续建成投产,电煤消费大幅度增长。据巴基斯坦官方数据统计,2018年巴基斯坦煤炭进口1368.4万吨,同比增长94.9%。根据预测,到2025年巴基斯坦煤炭进口量或将达到4000万吨。

    国际动力煤价格飙升

    去年夏季高温天气席卷北亚各地,国际动力煤价格自去年4月大幅上涨,国际主要动力煤价格纷纷刷新记录。以印尼动力煤价格为例,2018年8月份的HBA价格为107.83美元/吨,创2012年3月以来新高,2018年全年平均价格为98.96美元/吨,比上年均价(85.9美元/吨)上升15.2%。2018年6月份的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指数为118.09美元/吨,创2012年2月以来的新高,比上年同期上涨41.2%。出色的行业基本面带动动力煤供应商股价显著走高,诸如嘉能可和皮博迪这种大型生产商从中受益,皮博迪股价去年大涨近30%。

    国际动力煤价格与我国进口煤政策密切相关。随着我国继续深入推进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民经济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煤价维持高位震荡。回顾2018年的动力煤行情走势,春节前,由于冬季气温偏低,且天然气供暖不足,燃煤日耗始终维持高位水平,市场煤供不应求,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与此同时国际动力煤价格也水涨船高;进入2018年4月中旬,随着进口煤限制政策的收紧,以澳大利亚和印尼为主的动力煤价格出现大幅下跌,其中印尼动力煤价格跌破90美元/吨。

    2019年我国进口煤政策或将继续利好国际煤炭市场。据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预测,2019年我国煤炭进口仍将保持现有规模或有小幅增长。由于国家有关部门严格执行煤炭进口“平控”措施,一定程度上限制了2018年进口增长幅度。2019年,在国内煤炭市场下行压力加大、世界煤炭资源新增有限的情形下,煤炭进口量有可能继续保持现有的进口规模,若国家不再出台更为严厉的调控政策和工作措施,东南沿海地区煤炭用户出于对成本、价格、煤种的考虑,仍有可能加大煤炭进口数量,因此新一年我国的煤炭进口也许还会出现小幅增长。

    (来源:中国电力新闻网)

原标题:吹响高质量发展的进军号——从东北三省两会看振兴新脉动

  一年开局看两会,一年之计在于春。

  从东北三省地方两会上传来的消息显示,老工业基地正在走出低谷,向着高质量发展的方向不断迈进。

  一份来之不易的“成绩单”

  5.7%、4.5%和5%左右——这是过去一年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GDP增速。放眼全国“并不显眼”,但对东北而言“来之不易”。

  从增速看,走出了低谷。“已经走出了最困难时期”——在辽宁省两会上,代表委员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2014年以来,东北三省经济增速下滑,其中辽宁省2016年GDP罕见出现负增长。但从2017年开始,辽宁省经济增速连续8个季度稳步回升;黑龙江省经济增速保持平稳;吉林省经济增速在去年初经历短暂回调后,从一季度的2.2%逐季回升至全年的4.5%。

  吉林省政协委员、吉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丁肇勇说,当前东北形势可以用“恢复性增长”来描述,特别是占据东北经济半壁江山的辽宁,带动了整个板块上扬。

  从结构看,工业的支撑性凸显。在东北特钢的生产车间内,一根根通红的钢材在机械上穿行。这个一度破产重整的“特钢巨无霸”,随着战略投资者进入,通过改革止亏为盈,走向重生。

  2018年,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9.8%、5%和3%。其中,辽宁省保持在全国第三位,效益持续向好;吉林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10.7%;黑龙江省工业机器人等产业也进入了拔节生长的状态。

  从预期看,信心增强了。一汽大众奥迪Q工厂一期等项目竣工投产;长春龙嘉国际机场二期建成使用;国际汽车巨头宝马宣布对华增加投资30亿欧元……2018年,一批重大项目在东北落成或启动。

  黑龙江省人大代表、原生态牧业董事长赵洪亮说,对发展充满了信心。“我们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政府的支持,在当地的发展越来越好。”

  经初步统计,辽宁、黑龙江两省2018年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增长7.7%、10%左右。市场和投资者对东北的信心正在恢复。

  激发“源动力” 注重高质量

  辽宁省公益性事业单位大规模“撤并转”、吉林省级行政权力取消下放比例超过30%、黑龙江省级清理行政权力1419项……代表委员们认为,改革是引领经济走出低谷的“源动力”。

  辽宁省人大代表、北票一诺环保产业园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斌说,营商环境的变化企业感受最真切,因此去年企业在北票市又投资了新项目。

  黑龙江省人大代表、恒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朝旭说,自己两三年前每年跑政府部门不下一二十趟,2018年以来跑的次数大幅度减少。这种变化在东北屡见不鲜。

  经济向好源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化。中石油吉化公司的ABS树脂装置,曾是全国“独一份”,产品一度不愁卖。但随着国内大型装置不断投产,质量一般、杂质不少的“吉化造”渐渐失宠。痛定思痛,吉化把做中国最好的ABS树脂当作目标,降杂质、提高白度、提高稳定性,渐渐赢得了客户。“前几年,吉化开始大幅扭亏,2017年创造出历史最好业绩。”吉林省人大代表、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副总经理张维波说。

  “我们去年纳税8.4亿元,利润完成接近13亿元。”辽宁省政协委员、鞍山宝得钢铁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王洪新说。在他看来,一方面,国家去产能让高端钢材打开了销路;另一方面,企业紧抓技术改造、降本增效,改革成效显著。

  制定新目标 迈向新征程

  新的一年,东北三省制定了新的发展目标。滚石上山,现在还不是“歇歇脚”“喘口气”的时候,而是开启了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全新征程。

  改革在持续发力,塑造更优的发展环境——

  1月18日,黑龙江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黑龙江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在吉林,软环境建设纳入领导干部考核体系;在辽宁,两会期间提出了“持之以恒打造发展环境最优省”的目标。

  在辽宁省人大代表、东盛集团董事长文起东看来,实现新目标贵在“持之以恒”。他说,去年自己投资的新工厂,省市股权投资基金都有资金投入。“这样的环境,让企业对未来有信心。”

  新动能在快速发展,构筑更好的动力结构——

  在吉林市,掌握了多项半导体核心技术的华微电子的超净生产车间里,工人们身穿白色防尘服紧张忙碌。“我们产品占据功率半导体国产品牌市场份额的10%。”企业负责人聂嘉宏说。

  经济结构调整是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经初步统计,2018年,辽宁、黑龙江两省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9.8%和11.2%,吉林省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小巨人企业数量分别增长69.8%、161.1%。

  视野在不断扩大,形成更宽广的发展格局——

  在黑龙江,中俄首座跨江铁路大桥——同江中俄铁路大桥中方段主体工程全部完成,未来将增加一条中国连俄通欧的国际大通道;在中德(沈阳)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德国宝马集团在此扎根正带动全球高端零部件企业纷纷落户。

  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进军号已经吹响,人们相信,东北前行的脚步将越来越坚实有力。

  

来源:administrator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