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的芯片,到底什么水平?

发稿时间:2021年11月30日 08:34

中金在线携徐静蕾做公益 他和马拉多纳……TcZ微软推出画图主题的Windows Ugly系列毛衣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156/5981.gif_wh300.gif?48788

原标题:点亮“煤亮子”的美好生活——全国人大代表董林履职故事

  元宵节前,一场大雪覆盖了吕梁山脉中麓的山西焦煤西山煤电杜儿坪煤矿,掘进一队副队长董林一上井就找工友“拉家常”去了。董林说,今年是他为煤矿工人“代言”的第七个年头,随着一份份议案被采纳,他感到履职的信心更强、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今年37岁的董林,在矿井下已经干了17年,从只会注油、递工具的学徒工,到全国煤炭行业职业技能大赛状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凭借着努力和钻研,他身上的荣誉越来越多。

  作为一名优秀的技术工人,大到掘进机的构造,小到机器内的上千个零部件,董林了如指掌。听一下机器运行的响声,摸一下机器的温度,他就能判断出是哪里出了故障。

  “刚当代表时,我感觉这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荣誉。通过一次次参政议政,我深深明白,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董林说,自从2013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煤炭市场逐年下滑,直到2017年才好转。

  市场不景气时,矿工收入下降、工资欠发。在地下500多米的矿井深处,工友们时常在聊“工资能不能涨一些”“工作服能不能每年多发一套”……

  董林一家三代是煤矿工人,深知矿工辛苦,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后,他开始留意大家谈话的内容,遇到好的信息就会记下来,利用空闲时间调研走访,查阅资料,反复查证,准备建议。他的不少建议就是这样形成的。

  由于矿区相对封闭,井下工作时间长,搜集建议存在局限性,董林利用QQ、微信、贴吧等手段收集信息,积极参加学习培训,通过不同渠道了解更多的人和事。

  去年底推行的个税改革,让井下矿工感受到了获得感。其实,早在一年前,山西100万煤矿职工就提前享受到了部分改革红利。

  自2014年起,董林连续提交免征煤矿井下艰苦岗位津贴个人所得税的议案。他调研发现,一名矿工平均要负担家庭3.5人以上的生活费用,虽每月有井下津贴和夜班津贴等,但这些都计入了个人所得税应纳税额,矿工福利无形中打了折扣。

  2017年底,这项政策在山西先行落地,全省井下矿工平均每人每年可减免个人所得税约1400元。

  “免税”议案落地后,身边矿工有了实打实的获得感,董林履职的信心更强了。今年,他关注的焦点依然是煤矿工人。

  “去年两会我就提了取消煤矿工人零至6点的夜班,闭会期间,工友们对取消夜班的落实非常期待。”董林说,过去国家发展急需能源,从他爷爷起煤矿就是三班倒、连轴转。现在,煤炭供应不紧缺了,有条件取消夜班。

  “上夜班回来,一补觉就是一白天,既顾不了家,也没有学习充电的时间。”董林说,后半夜工作容易犯困,存在安全隐患。近两年,山东、河南、河北的一些矿井已经取消了夜班。

  2018年起,和董林同属一个集团公司的贺西煤矿也试点取消了夜班。在工作任务不减的情况下,通过系统优化和管理变革,矿工们入井时长减少了,回采和掘进工效提高了,安全生产更有保障,最主要的是职工收入没受影响。

  取消夜班前,曾有一段煤矿职工自我调侃的顺口溜:“年轻老婆娶不上,生了孩子管不上,买了房子住不上。”取消夜班后,改成了“取消夜班像车间一样,一线工资像白领一样,带薪旅游像外企一样。”

  2013年以来,董林先后提出50多份议案,已有10余份得到采纳,在一次次的履职过程中,他从只顾低头钻研的技术大拿,成了工友们真正信任的“代言人”。

在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新站镇九龙村河坝组发现了一位“修路英雄”,被周边人称为“笑话变神话”的修路人。 九龙村位于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新站镇北面7.5公里处,此村资源匮乏,山高坡陡。其经济来源主要依靠外出务工,及种植本地特产太白酥李。在2017年前,因很多村民组不通公路、不通水、电压低,甚至手机信号都没有。本地村民就算将太白酥李种植出来,也无法批量运输到市场出售,所以绝大多数村民选择外出打工挣钱,村民杨帮永就是其中的一员。 杨帮永于1975年出生于九龙村河坝组,1993年—1997年服役于湖北武汉空军某部。退役后,几经权衡,最终决定留在大城市打工挣钱。得益于部队的经历,不管是做人做事,杨邦永身上永远带着一股不屈不饶,敢打敢拼的军人作风。他很快就从一名普通的安保人员,升任后勤主管、外企高管。甚至于在2007年有了自己的服装加工厂,并在广东成家立业。 然而杨帮永始终有一个心结,就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一直还是喝水靠挑、赶集靠走、照明靠油、通讯靠吼的一个现状。杨帮永当初决定在外打工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某一天能改变家乡的现状。现在兜里有点小钱,身上有着军人的铁血作风,脑海里充斥着企业家的思维模式,正是反哺家乡的最佳时机。 2016年,杨帮永毅然决然带着妻儿,返回了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故乡。回到家乡后,恰逢村里招考村民委员会主任,并也优异成绩脱颖而出。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修路,先从自己家所在的村民组开始。这并不是杨帮永有私心,而是还在打工期间就思考好的,老话说得好:“要想富,先修路”。然而修一条公路不是某一个人就能完成的,需要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自己家所在的村民组基本都是自己的叔伯兄弟,最少也是看着自己长大的,了解杨邦永是个什么人,好沟通。 在新站镇政府,九龙村村委会的支持下,2017年5月初,杨帮永开始在村民组中集资修路,只用了短短十几天的凑备时间,就开始破土动工,在这过程中,没有饭吃,他组织村民从自己家里拿来材米油盐,轮流做饭。要为挖机供油,他组织青壮去十几里外的镇子上,用肩挑背扛的方式将油背回来。 因山高地险,又涉及到土地占用问题,此路修得一波三折。杨帮永在协调过程中最常说的一句话是:“这条路,不是我杨帮永一个人在走,是我们全体村民在走,是我们的子子孙孙还要走的幸福之路。 这条青杠哨201国道至河坝的路,终于贯通,全长3.24公里,当地政府出资做了路面硬化。并于10月底修建了饮水池、通讯塔、拉通了三相电。 杨邦永回忆,当初决定修这条路时,有亲人朋友 劝他放弃这个念头,都觉得难度太大,最后修到一半修不下去了,有人看笑话,甚至修路的村民都有疑问。 杨邦永说:我骨子里的军人作风就是要将“笑话变神话,问号后面是句号”。 杨帮永在九龙村任职村委会主任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先后获得了新站镇政府授予的“禁毒先进个人”称号,以及全镇唯一一个“优秀包组干部”称呼。 采访结束,准备离开时,摄影师发现了村委会两张简陋的床铺。杨帮永介绍,这是他们工作人员休息用的床,为了对村里情况进行走访了解,他们晚上大多数时间都是住在这里,所以每个人都对村里的情况如数家珍。最后问到,你们为什么要这么辛苦,杨帮永沉默了很久才幽幽的说道,父老乡亲还没脱贫啊,我想修的也不只是这一条路

  

来源:administrator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