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广汽新能源Aion S自燃 旁边奥迪“陪葬”!官方:正了解具体情况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22日 22:10

广汽新能源Aion S自燃 旁边奥迪“陪葬”!官方:正了解具体情况恒大亚冠出局受天气影响 中国表示关切

人工智能朗读: 调查发现,部分黑产团伙通过收集未实名的手机号注册滴滴账户,在网络发布“代叫车”广告。他们在骗取乘客“车费”和个人信息的同时,拒付产生的大额车费账单。

原标题:滴滴一年清理虚假司机账户近14万

去年协助警方破获25起违法犯罪案件,500余名嫌疑人落网

深圳晚报讯 近日,滴滴出行发布信息,为保护用户信息、财产安全,保障平台交易的公平与公正,滴滴集中技术力量成立“打击黑产专项组”。2018年,该专项组配合全国警方雷霆打击违规代叫车、虚假注册、刷单等违法犯罪行为,共破获25起违法犯罪案件,500余名嫌疑人落网,进一步保障了用户利益和出行安全。

其中,滴滴打击黑产专项组与北京、上海、广东、安徽、河南等多省市警方紧密配合,全年协助调查立案代叫车坏账类4起,虚构订单类8起,打掉多个黑色产业(简称黑产)违规代叫车链条。为方便用户出行,滴滴推出了乘客可先乘坐后付款,平台向司机先行垫付账单的便利措施。然而黑产却瞄准了这些便利规则,破坏平台交易秩序。

调查发现,部分黑产团伙通过收集未实名的手机号注册滴滴账户,在网络发布“代叫车”广告。他们在骗取乘客“车费”和个人信息的同时,拒付产生的大额车费账单。这些非正规代叫车渠道不但无法保证乘客用车利益,更让用户的信息安全及人身安全脱离了平台的保护,暴露在违法犯罪分子面前。

黑产团伙不仅利用违规代叫车牟利,还试图通过网上倒卖个人身份信息,虚假注册滴滴司机账户,对出行安全造成威胁。专项组通过线上技术能力结合线下情报,顺藤摸瓜,去年配合警方破获了4起虚假注册类案件。

与此同时,滴滴反作弊技术团队也在不断提升线上技术手段,严厉打击黑产代注册以及作弊刷单等违规行为。2018年,平台全年清理虚假司机信息账户近14万个,严守司机、车辆准入门槛,保障出行安全。

随着滴滴开始服务越来越多的海外市场用户,公司国际化技术团队成功利用国内打击黑产的技术经验,在巴西当地配合警方接连破获黑产团伙。

2018年初,滴滴安全事务部、安全产品与技术部、法务部联合成立“打黑专项小组”。专项组成员包括技术溯源工程师、建模工程师、反作弊专家以及法律专家等。联合业务线和区域运营人员,滴滴已形成线上、线下高效联动的打击黑产工作网络,并持续投入做好风控和预防保障体系。

滴滴呼吁广大用户,坚决抵制非正规途径的代叫车服务,并向平台积极举报黑产违法、犯罪行为,携手打击黑产网络,共同守护出行安全。(记者 董玉含)

[责任编辑:刘晓宇]

广汽新能源Aion S自燃 旁边奥迪“陪葬”!官方:正了解具体情况美媒体为选举“失态”找借口 雾霾塔检测结果公布

  原标题:黄牛出站口拉客,出租司机坐地起价

  

  等在路边的出租车打开后备厢盖以躲避摄像监控。

  日前,来自广东的张先生向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2月11日凌晨,他和妻子从上海火车站北广场出站,准备乘坐出租车前往虹口区虹湾路。但他们在路边扬招10余次,出租车司机要么嫌路近,要么坐地起价。见他们在寒风中等了好久,一名司机热情上前“鼓动”:“100元马上就能走!”夫妻俩无奈只能上车,发现车内已有一名等着前往宝山杨行镇的乘客,谈好的价格也是100元。

  2月14日晚,记者蹲守上海火车站和上海长途客运总站发现,从22时开始,上海火车站附近道路上,确有不少出租车坐地起价,起步价飙升至100元;黄牛在出站口拉客,司机等候在站外安排拼客,已形成“一条龙”服务。不仅如此,每当管理人员前来巡逻,司机们便纷纷驶离,待管理人员离开后,又回到原处继续揽客。

  黄牛与出租车司机形成“默契”

  当天22时03分,上海站还将到达约40趟车次,最晚的将于次日凌晨4时49分抵达。火车站站区内的秣陵路、梅园路、太阳山路、中兴路都是禁停区域,但由于离出站口近,这些路段上三三两两聚集着不少乘客。

  22时15分,南广场秣陵路,有不少黄牛低声询问旅客“打车吗?”但四下未见有出租车停留在路边。22时30分,记者来到北广场西北出站口地下层,大批旅客正从闸机走出。在等待旅客的人群中,有一个身着皮衣的中年男子,在闸机外徘徊,口中叫着“打车吗?”但大多旅客不理睬他。只有一家四口问其价格,因未谈妥,中年男子挥手让他们离开。另一侧,一个身着灰色羽绒服的女子也守候在一旁,不一会儿就有男性旅客应声,称要前往杨浦区靖宇中路,女子拿出手机发送微信语音,随后要价100元。旅客认为太贵,女子十分坚定:“不走随便你!”

  原先拉客的中年男子没在闸机口接到活儿,便跑到地面层,径直奔向一辆顶灯为“申生”,车牌号为沪D·X3932的出租车,司机从车里出来,拉客者旁若无人地说:“你走了之后我不知跑了多少趟,100元,给你80元,我又不多!”

  出租车司机与巡逻人员打游击

  “到川沙的有吗?”“到松江、闵行,会便宜一点哦!”22时40分,西北出站口地面层格外热闹。西北出站口连接上海长途客运总站,临近中兴路和太阳山路这条单行车道。出租车扎堆在太阳山路,因为这里离出站口最近。从顶灯的标识看,既有大型出租车运营公司,也有中小型公司的。但这些出租车都开着后备车厢,以躲避摄像监控。

  23时左右,天开始下雨。刚出站的旅客被迫集中在商店屋檐下。前往浦东三林的江先生来火车站接老家过来的父母,一个司机上前询问后对身边拉客的女子大声说“他要去三林”,女子张口就是120元。“我还是叫滴滴吧。”江先生回绝。拉客女子在一旁嘟囔:“打不到车就等着走回去。”

  另一名拉客女子逮着一名前往嘉定江桥的男旅客说:“手机上打车和我们一样的,也是拼的!”旅客表示:“我已经叫到了,马上到。”女子还不死心:“叫了也找不到你,你看他们都等那么久了。赶紧取消单子,我送你过去,马上就走。”见旅客有意向,又称“100元钱还嫌多,都到外环了!”“80元送到家门口,到了你再给钱。”“给你个放血价60元,走不走?”旅客被说动,跟着走了。但不一会儿,女子又回到原处,喊着“嘉定江桥的,现在就走!”看来说走就走没那么容易,还要拼到客才行。

  雨势渐大。中兴路普善路路口,叫着打车的、住宾馆的,还有搭起不锈钢雨棚的“摩的”,甚至二轮电动车也来凑热闹,场面一度十分混乱。突然间,马路上传来公安巡逻车的鸣笛声,扩音器里喊着:“都赶紧走!听不见吗?”所有拉客者和车辆顿时作鸟兽散。可巡逻车一走,“打车吗?”的声音又响起。这样的“游击战”在1个小时里发生3次。

  免去排队还能“拣”到远途客

  火车站设置的出租车上客区情况如何?记者在22时、22时30分左右,分别查看了火车站南、北两个出租车上客区,发现排队等候的出租车非常多,乘客却很少。值班的志愿者说,现在不是出租车需求最旺的时段,公交都在运营,旅客大多不会选择出租车。到了凌晨,会有大量旅客用车,这里就人满为患了。但那时有些司机下班了,出租车供不应求,以至于地面上“黑车”十分活跃。他还说:“出租车不打表的情况由来已久,一般都是正规出租车,但还是会专门针对不熟悉情况的外来旅客,要么绕路,要么坐地起价。”之所以不来上客区等乘客,就是为了免去排队等候以及停车费,还能尽快“拣”到远途客。

  出租车司机戴师傅称,春节期间,大部分外地户籍司机都回家过年了,目前还没完全回归正常。部分司机开的是“单班”,整个出租车市场实际运力只达60%。在站外“不打表”的出租车,基本上都有运营资格,通过拉客黄牛拿到远途业务,每笔交给拉客者20元—30元,司机再通过拼客来补偿。他们称这些出租车为“江湖车”。

  实际上,为疏导大批旅客回程,上海火车站在南北广场上均安排了春运夜宵专车线,如北广场有3条夜宵线,南广场有12条夜宵线。但记者注意到,凌晨时分,南北广场之间的通道已关闭,从长途客运站下车的不少旅客并不知道如何前往南广场。


相关新闻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