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公章上瘾了!比特大陆陷入空前内乱、启用新公章

发稿时间:2021年10月18日 05:25

腾讯游戏安全中心要改行?阿Sa曾为好友不眠不休设计5款服装 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用户达68亿4F7p马斯克与贝索斯:世界上最有钱的两人展开太空大战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156/5981.gif_wh300.gif?48788

原标题:三秒相望,车站情深

  “7站台客运员,请做好接车准备。”23日中午,湖南省邵阳火车站广播员董红萍播报完后,站起身来,眼神看向窗外,丈夫夏少平经过广播室楼下,也望向了董红萍,俩人短短凝视了3秒,又各自投入工作。

  “每次我通知他接车,我们都会习惯看对方一眼,就心安了。”董红萍深情地说出心里话。

  今年49岁的董红萍是邵阳火车站客运三班广播员,丈夫夏少平和她在同一个班组,是一名客运员。二人都是车站的工作模范,同时也是有名的恩爱夫妻。

  车站实行24小时班工作制,夫妻俩只有在上下班点名的时候能见上面。今年,邵阳火车站正处在站改过渡期,与往年春运相比,设备设施、作业流程、车次增减都有很大变化,董红萍和夏少平的工作量更大了。

  车站广播员看似是一份轻松的工作,其实是一个要求很严格的岗位,每趟车都是直播,容不得半点差错,一旦出错就会导致整个客运组织混乱。每次接班后,董红萍会根据当天客车时刻在自己手机上设定82个小闹钟,就是为了提醒自己每趟客车都要精准播报,不出一点差错。

  “一趟客车从到站到离站,有接近、通告站台、检票、停检、发车等9个环节,每个环节都得广播4遍以上。车站一天接发82趟客车,工作量很大,还都是直播,不能说错。”班中,董红萍手上总拿着一个对讲机,工作中要和8个站台客运员、信号楼值班员、5个候车室客运员随时保持联系。“每天中午、晚上的饭点时间,手上的电台都放不下来,我们广播员都是干完了活才吃饭。”董红萍说。

  “列车即将进站,请大家不要越过黄色安全线”站台响起洪亮的播报声,董红萍的丈夫夏少平正在站台上组织旅客乘降,站台上站着300多名旅客等待上车。为确保旅客安全,夏少平沿着站台来回快步行走,提醒旅客不要越过黄线。“在我们的岗位,每天要不停地传达信息,为缓解咽喉疼痛感,金嗓子含片是我们最爱的‘零食’。”

  客运员主要职责就是保障旅客安全有序乘降,不让出行的旅客滞留站台。在列车发车前最后一分钟,两名携带大件行李的旅客匆忙赶到站台,夏少平赶紧上前帮他们将行李搬上车,两人刚上车,火车立即关门发车。

  “春运期间我一天要接发30趟列车,每趟车从广播室通知接车开始,到发车,最后清理站台,粗略计算,一天下来要走3万多步,经常嗓子嘶哑了,甚至感觉双脚不是自己的了。”夏少平说。

  董红萍每次通知完接车后,都会朝楼下丈夫经过的方向望一眼,每次看上一眼,就能从他的表情和行走中判断出身体状况如何。夫妻心灵相通,老夏每次也会回望一眼妻子,他对记者说,妻子最近感冒了,嗓子又发炎了,也担心她。

  董红萍认为,车站工作繁忙,必须忠于职守,但3秒钟的凝视让夫妻俩更加理解彼此的心意。

    青年突击队铁路探伤忙

    2月18日晚8点,久违的白雪覆盖山西太原,气温始终保持在零摄度以下。当多数人历经风雪回到温暖的家,一支由4名小伙组成青年突击队却整装待发,积极备战次日凌晨的户外探伤工作,他们是中铁太原局太原高铁工务段探伤二班的青年工人。

    “天气越恶劣我们越得冲在一线。”班长罗小虎介绍,他们班组只有4人,但是人少责任重,担负着太原火车南站近100公里正线、到发线的钢轨探伤检查任务。

    80后罗小虎被队里其余3名刚获得探伤资格的90后尊称为“虎哥”。“不是说他老,而是说他了不得,是我们段里的安全功臣。”队员赵晓卓笑着说。

    春运期间天气寒冷,动客车发行对数增多,钢轨承载重,安全压力大。2月19日凌晨,这个班组要在动车组停止运行后,对线路设备进行探伤检查。

    “今晚12公里作业量,分两组进行……老规矩,穿厚点,拉紧袖口裤脚,外面刮风。”19日零时,在罗小虎的安排下,分工明确的4人准时抵达作业区段的通道门。罗小虎介绍,有的作业点比较远,提前到达的作业组可能要在凛冽寒风中等一两个小时。

    半小时后,调度指挥中心下达命令,探伤作业正式开始,赵晓卓和罗小虎分别推着百斤重的钢轨探伤仪向前缓缓移动。

    据了解,正常情况下,钢轨的表面应该是光滑平整的,但被列车碾轧久了,钢轨上会被轧出轻微的鱼鳞状纹路,有时它的深度仅有0.1毫米,但就是这看似细微的裂痕,一旦任其发展,就有可能造成断轨,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慢走细探”是对探伤工最基本也是最关键的要求。高铁线路检修虽然要和正常的运行计划“抢”时间,但为高铁轨道“诊断治病”却丝毫急不得。操作规范要求探伤步行速度“最高不能超过每小时3公里”,一旦超速,机器会自动报警,这就意味着有相当一段距离的钢轨必须进行重新诊断。

    一行四人检查至231号道岔时,“滴”的报警长音响起。队员宋宗涛和王国伟果断进行复探。很快,王国伟找到疑似伤损处。他双膝跪在线路上,对钢轨外观进行手工检查。

    “是钢轨表面的一个浅表性轻微划痕。”宋宗涛拿起砂纸,轻微打磨着滴水成冰的轨面,很快,电子屏上的异常回波消失,罗小虎走到该区段进行核对,检查无误后,向俩人竖起大拇指。凌晨4点,这支青年突击队准时完成当天的探伤任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志中 通讯员 沈忱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administrator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