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多次跳票、粉丝抵制,我们还能否看到《三体》影视化?

发稿时间:2021年04月16日 11:21

百度文库涉事企业赔偿6万 贵金属遭“错杀”6CkR6微软确认:KB4559309更新导致Win10运行变慢问题 马上解决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156/5981.gif_wh300.gif?48788

原标题:在能源革命中寻找“煤亮子”的时代坐标——全国人大代表董林采访手记

  井下工作再累,董林从来没有停下学习;煤矿工作再苦,董林从来没有停下奋斗。

  从记者拿到的资料看,董林高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最初只是杜儿坪煤矿招收的一名农民合同工,一年间他就在技术上超过了师傅;五年间,他完成了从农民工到全国煤炭行业职业技能大赛状元的转变;现在,他既是工作在一线的技术大拿,又是煤矿工人的“代言人”。

  记者采访发现,董林学习、成长、履职的轨迹,就是在新时代能源革命背景下,“煤亮子”重新寻找时代坐标的历程。

  董林刚参加工作时,国家能源供应仍处于紧平衡状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多下井、多采煤是第一要求。杜儿坪煤矿建矿60多年来,由此产生出70多名各级劳模。如今,能源革命方兴未艾,传统煤炭行业面临挑战。尤其是前几年,煤炭市场处于“寒冬”,煤炭产量越多,价格反而越低,收入不断缩水。

  随着能源革命和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董林说,煤矿过去重多采、高产,现在重节约、高效,今后井下无人值守、智能化采煤将成为发展方向。

  近两年间,井下生产环境也在不断改善。过去,矿工们要背上近30公斤重的工具箱,先坐40分钟井下小火车,再步行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工作面,现在井下新安装了单轨吊,矿工劳动强度明显减轻。加之施行契约化管理改革,董林所在的掘进队由60多人减至52人。

  然而,在煤矿减人的同时,又存在高技能人才紧缺、转岗分流人员安置难的问题。

  2016年,杜儿坪煤矿成立了以董林名字命名的技能大师(劳模)工作室,近几年加大了对高技能人才的培养力度,甚至对每名来听课的矿工发奖金,但效果依然不理想。

  董林调研后认为,煤矿夜班生产制度是原因之一。为此,他一再提交议案,呼吁越来越多的煤矿优化生产系统,改革管理模式,满足一线矿工为学习充电腾出更多时间。

  转岗分流人员方面,董林所在的山西焦煤集团近3年来已关闭13座煤矿,近5年来分流9.03万职工,瘦身健体初见成效,但后续分流安置压力随之增大。

  谈到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履职的感受时,董林说,最大的感受是自己有了迅速的成长。他很珍惜每次参会、调研、走访、代表培训的机会。平时聊天时,大家都会关心、议论一些事情,他则在默默思考,问题的根源在哪里,该如何解决。

  “基层代表履职最有利条件就是生活、工作在人民群众、职工队伍中,能第一时间了解和反映群众心声。”董林说,今后他还会继续关注各类热点、难点问题,努力通过自己的力量为社会做贡献。

  让女儿服“聪明药”却致瘾,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新京报动新闻截图。

  想靠服用药物提高成绩,却导致药物上瘾?近日,所谓的“聪明药”走入公众视野。

  据新京报报道,高中女生田静成绩下滑,妈妈为她找了一种“聪明药”,据说能提升她的学习状态。在服药两个多月、增加服药量后,田静在月考中考进了班级前十,但是之后,她出现了“掉发、彻夜失眠”等症状,此后尽管妈妈阻止田静服药,但田静还是服药上瘾。据医生介绍,“聪明药”已越来越多地被普通人用于非临床治疗。

  其实“聪明药”的主要成分是哌醋甲酯,常见商品名包括利他林、专注达等。这的确可以用于改善多动症等症状,毕竟,哌醋甲酯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在药效内,服用者的注意力提升、疲劳感下降。但从专注达等的药理来分析,如果说用于儿童多动症的治疗是对症下药,那普通人没有病症而擅自用药、妄图达到变聪明的目的,无异于饮鸩止渴。

  患有多动症的孩子由于做事不能专心,学习能力低下,服用专注达确实可以提高专注力,改善控制力,进而提高学习成绩,似乎是“让孩子变得聪明起来”。但哪怕是真正有注意力缺陷的患者,超过12岁也无法开出利他林。这主要是因为哌醋甲酯的药理与冰毒的主要成分苯丙胺类似,大剂量服用容易致瘾。

  当健康的人服用专注达,其功效对人体而言,可以加快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释放,就相当于单纯的中枢神经兴奋剂。短期内,确实给人精力充沛的感觉,在客观上似乎也能起到提高大脑专注力的作用,给人工作效率随之提高的错觉。但时间一久,狐狸尾巴就藏不住了。

  中枢神经兴奋剂之所以能让人兴奋,是通过其释放的神经递质来实现,这些神经递质的出现,实际上打破了人体运转的客观规律。而且,这种作用并不会持久,过度兴奋之后往往是神经的过度抑制,这时候,服用者也无法再保持注意力集中的状态,对身体的各种副作用也开始出现。

  如报道里的田静那样,在服药一个多月后,她“开始掉发、失眠”、“几乎每一个夜晚都在辗转反侧中度过”……一系列异常开始出现。现实中,除了学生,也有不少青年服用这种药物,“他们抱着提升学习、工作效率的初衷”,但最终的结局却是药物上瘾,服用者甚至出现严重的精神问题,工作、学习和生活状态都大受影响。

  而一旦中断,身体就会感到剧烈不适,烦躁和不安,直至出现人格幻象,最终心理和神经衰竭崩溃。报道里,另一位服用者刘欣欣在断药之后,开始出现心慌、烦躁、食欲不振的感觉,“总感觉自己就要猝死了”就是非常明显的断药反应。

  如毒品一样,服用“聪明药”一旦形成药物上瘾,戒断之路就是千难万难。鉴于此,国家层面对“聪明药”的管理也很严格,卫生行政部门将其列入第一类精神药品名单,是严格的处方药,对患者的使用也设置了重重限制。按理说,民众不应该能接触此药,更遑论在电商平台就能买到。

  但是,在巨大的学业、工作压力下,“变聪明”、提高工作学习效率对人的诱惑实在太大。不少不法商贩正是看到了这一巨大的市场需求,利用国外对该药相对宽松的监管,通过各种“人肉”途径带回国内,然后在一些电商平台上试图用各种方式蒙混过关,逃避监管。

  虽然在电商平台上,不少人为了逃避监管,无所不用其极,将药物隐藏在一些看似无关的商品之后,但是消费者能找到、媒体能查到,就说明有关部门在监管层面其实还大有用武之地。这也需要监管加强嗅觉敏感性,对“聪明药”露头即打。

  对那些普通人特别是家长们来说,也该长点心,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成绩,靠的终归是勤奋努力和科学有效的方法,试图靠“聪明药”取得质的突破,到头来很可能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文章来源:新京报)

  

来源:administrator  责编:热播